誠信服務,第一時間為您找到滿意的阿姨?????? 建議先電話溝通,我們推薦合適的人選面試?????? 阿姨人選多,素質高,專業??????

幸运生肖电子游戏
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行業資訊 > 行業動態 >

福盈家家政

在國外做保姆能賺多少錢?
時間:2015-11-28 16:58來源:福盈家 作者:小蜜蜂
近年來,隨著家政服務行業的升級換代,不少“中國保姆”開始走上“國際路線”,打造中國“越洋保姆”的國際品牌。
 
中國是加拿大最大的移民來源國,這一龐大的華人族群為中國保姆進擊海外提供了足夠的市場空間。北京某家政公司負責人表示,6年前在一位華裔合伙人的倡議下,他們開始拓展業務,向海外輸出保姆。在這段時間里,雖然各個國家移民部門有關住家保姆的政策常常變動,但是只要公司提供的家庭服務人員能夠達到對方的要求,都是能夠送出去的。
 
26歲的廣州姑娘阿蘭,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一個華人家庭做保姆。而跟她一樣通過廣州某家政服務公司介紹,來到加拿大的“中國保姆”還有30多人。她們因經驗豐富而獲得推薦,經過一系列手續,走出國門當起了“越洋保姆”。
 
雖然大多數“越洋保姆”都飛向了華人“候鳥家庭”,但是也有不少保姆在國外工作一兩年之后會選擇去非華人家庭工作。她們在剛出國的一兩年里,出于外語水平的限制和安全問題的考慮,大多數保姆會選擇去華人家庭工作。但是經過一段時間鍛煉之后,她們的外語更加熟練,也逐漸適應了當地的生活,開始選擇去非華人家庭工作。
 
“中國保姆”最大的優勢在于勤快能干肯加班,家庭業務能力強也是競爭點。輔導孩子,照顧嬰兒,照顧老人,飼養寵物,日常的家務清潔,“中國保姆”做起來都可以得心應手,而且她們大多也不排斥加班。中國保姆飛躍重洋,走入不同的家庭,用自己的勞動逐漸贏得了雇主的青睞與好評。
 
 
為了移民 中國女子做保姆
 
因為向往加拿大的美好生活,中國移民通過不同的途徑來到溫哥華。有一些原來并非保姆的人,通過住家保姆簽證來到加拿大。
 
加拿大的保姆與中國的不同。在中國做保姆的人,往往來自窮困地區,受教育程度低;通過保姆簽證來加拿大的,卻有可能來自中國大城市,在國內有不錯的工作,有一定的教育程度,有些還是大學畢業。他們為了更美好的生活,選擇先做保姆,再曲線移民。因為必須做兩年住家保姆才可以申請自由工作和移民,他們走進了當地人的家庭,體驗了做保姆的酸甜苦辣。
 
記者采訪了幾位國內來的住家保姆,他們的故事有辛酸無奈,也有滿足和快樂。
 
熬過不被尊重的日子
 
小華在國內是對外漢語老師,去年9月來加拿大卡加利。《加拿大都市報》記者接通她的電話時,她正在煮飯,雇主還沒回家,好在可以用手機的對講功能談話。來加拿大后,她一直在其他族裔人家工作,每天講英語,說中文就需要想一下才能表述得好了。
 
她是從中國西北的一個城市來的,對移民方式瞭解不多。本來想辦到加拿大做漢語教師,中介告訴她是來加拿大做家庭教師,她就交了10萬元人民幣讓他們辦了。辦的過程中才知道辦的是保姆簽證,也就隨他去,不計較了。她符合雅思6分的條件,辦得很順利,8個月就成了。
小鎮民風淳樸僱主好
 
去年9月17日到第一個雇主家工作,雇主住在卡加利附近的一個小鎮,小鎮上很少中國人,那是一個白人家庭,照顧一個10個月的小女孩,孩子媽媽是音樂老師,爸爸做生意,他們相處很好。小鎮民風淳樸,小華很喜歡。
 
小華有個10歲的女兒在國內,爸媽幫忙看著,她特想女兒,經常在自己房間哭。圣誕節她就向女雇主請假回國了。
 
等她從國內回來,女雇主告訴小華自己又懷孕了。到了今年3月,女雇主找她談,說自己暑假有兩個月,之后可以休產假1年半,她丈夫也想結束生意留在家中,她們暫時不需要保姆了,希望小華先回中國。
 
小華有自己的移民計劃,不能回國,第一個雇主就通過中介為她找到了住在卡加利的第二個雇主。
 
第二任雇主小華看他們像印度人,但他們說不是,是馬來西亞出生的,夫妻倆帶一個10歲大的男孩。前雇主對第二任雇主說:“她是超級好保姆。”臨走時,女雇主和小華依依惜別,都哭了。
 
對南亞裔家庭咖哩洋蔥過敏
 
4月去到第二個家庭,干到6月17日,小華覺得很受委屈。為他們做飯需要放咖哩洋蔥,小華對這種味道過敏。
 
那個10歲的男孩,對小華不友善,小華吃東西,他就說:“你還吃這個?”小華喝飲料,也說三道四。小華告訴他,我付了房租和伙食費了。這是實話,她每月要付給雇主336元食宿費。為了少惹麻煩,她后來就自己買牛奶、酸奶了。
 
剛見到第二任雇主時,小華告訴他們;“我是安靜的人,在卡加利沒朋友。”但通過華人網站,小華認識了華人朋友。本來她沒手機,雇主說:“你必須買手機,帶我兒子出去我希望知道你們安全的。”
 
為了買手機卡,她讓一位認識的朋友開車帶去商場,兩次才辦成。另外,參加華人朋友聚會兩次,她請網上認識的朋友來家里接她去。這樣,不同的男性朋友來接了她四次。
 
雇主找她談了:“你說你安靜,為什么不同的男人來接你。”小華向他們解釋了每次的原因。后來,她會坐公車了,就不需要人接了。
 
僱主度假 對她不信任
 
小華清理沙發時,拿起女雇主所說的朋友會來取的信,是個空信封,說的要來取信的朋友,也是子虛烏有。小華感到女雇主對她的不信任,干涉太多,就起了找新雇主的念頭。
 
她在網上找到一個雇主,猶太人,問起換雇主的原因,小華說:“因為雇主是印度人,做飯需要用咖哩,我不喜歡咖哩味道。”猶太人就把電郵轉發給小華的雇主,那是一個星期五晚上,雇主很生氣,給了小華書面通知,讓她最遲星期日晚上必須搬離他們家。
 
小華說:“不知道我應該去哪兒。”平時認識的華人朋友幫了忙,有需要保姆的人家讓她到家里暫住,想不想在他家做保姆以后再決定,還有兩位華人朋友來幫她搬家。
 
新雇主看起來不錯
 
現在,小華找到了新雇主,是西人。夫妻兩個帶一個5歲的女孩,女的是空姐,男的做生意,女孩也對她好。8月19日開始上班。
 
空姐工作忙,有時不能回家。小華經常需要一周工作7天。“要跟空姐的工作時間一樣,她休息,我才休息。”小華覺得沒問題,不累就行了。
 
剛來的時候,雇主家很亂,小華幫他們整理得井井有條。小華有女兒,有照顧小女孩的經驗,跟小女孩關系也好。女雇主說話的時候都帶著微笑,尊重她。
 
是不是好雇主,一般三個月才能看出來。小華說:“好或者不好都不換了,換雇主要重新申請僱傭許可,一般要浪費三個月的時間。不管怎么都咬牙忍下去,到明年9月份,兩年的時間就滿了。”
 
小華在亞省拿的是10元最低工資。她覺得收入沒所謂了。她的目的是移民,讓女兒來加拿大上學,其他的事情就沒那么重要了。她每天都跟女兒在視頻上見面。盡管吃了一些苦,小華對來加拿大不后悔,她說:“關鍵是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么。”
 
僱主語錄
 
“你們來這里做保姆的,也只是為了2年后的身份,不要計較現在每天干12小時以上,收入少點是正常的。也好像沒有聽過住家保姆工作8小時的。”
 
“我多付你100元薪水,你要付出超過100元的工作,我才覺得物超所值。”